能仁门户网站

您的位置: 能仁门户网站>国际>教育观|广东拟立法允许教师“罚站”:规定太细?确有必要?

教育观|广东拟立法允许教师“罚站”:规定太细?确有必要?

2019-11-12 20:05:05   【浏览】1703

如果老师遇到教学失控的“熊海子”怎么办?广东计划立法允许教师“站着跑”。

9月24日,《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草案)》(以下简称《草案》)提交广东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进行初步审议。条例规定,对于违反条例的学生,教师可以采取“适合其年龄和身心健康的教育措施,如命令他们站立和慢跑”。这一事件再次引发了关于“教师惩戒权”的舆论讨论。"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指出,对于纪律措施是否应在条例中规定为“逃离车站的惩罚”,不同的当事方有不同的意见。

有些人认为,只有在法律中明确规定“教育惩罚的内容或形式”时,“教育惩罚的权利才不会过分”,才能成为“变相体罚”。一些专家还表示,没有必要在法律法规中限制具体的处罚方式,但在国家“教师惩戒权”法律法规的基础上,各学校应根据自身实际情况制定规则。

广东省教育厅相关工作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该草案仍处于审议阶段,可能会进行修改和讨论,以使其更加合理和为公众所接受。

拟议的立法明确界定了纪律处分权,纪律处分权可以“通过跑步和站立来惩罚”

今年4月12日,《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征求意见稿)在广东省司法厅网站上公布,征求公众意见。《教育办法》第四十九条规定,中小学教师可以对学生不听课、不完成作业或者作业不符合要求、不遵守课堂纪律等行为采取一定的教育处罚措施。

虽然“某些教育惩罚措施”的具体含义并未涉及,但广东省依法确定教师“惩罚权”的计划仍然获得了很多好评。当时,四川大竹县一名小学校长告诉澎湃新闻,“制定纪律教育法规,赋予教师纪律权力”,将从根本上解决教师“不敢控制后进生,不知道如何控制后进生”的瓶颈问题。

9月24日,上述条例草案提交广东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进行初步审查。草案中的有关规定规定,中小学生违反学校安全规定,在上课时间向他人投掷硬物、推推搡搡搡、竞争、制造噪音、强迫复印作业的,如果不符合纪律处分的条件,班主任应当予以批评,并可以采取与其年龄和身心健康相适应的教育措施,如责令其站立和慢跑。不得对学生实施体罚、变相体罚或其他侮辱人格尊严的行为。

与征求意见稿相比,初步审查草案对"纪律措施"有更具体的规定,并明确提出教师可以采取"处分站立和跑步"等措施来教育违反规定的学生。

这并不是当地第一个通过立法赋予教师纪律处分权的案例。2017年2月,颁布了《青岛市中小学校管理办法》,规定“对校对和影响教育教学秩序的中小学生应给予批评或适当处罚”《半月天谈话》对此进行了评论,称该文件是“第一次以立法的形式提出教育纪律的概念”,“虽然这只是适用于青岛辖区的地方性法规,但却是第一次将教育中有争议的“纪律”纳入法律,这是一个重大突破。”

。国家一级也表达了对这一问题的立场。今年7月8日,中央政府发布了《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其中提到有关部门将制定教师惩戒权实施细则。7月9日,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进一步表示,他将密切关注修订《教师法》的相关规定,以明确教师教育惩戒权的行使。

争议:如何把握惩罚程度以避免伤害

据Nanfang.com介绍,在学校安全法案提交广东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进行初步审议后,代表们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在给予教师纪律处分权问题上存在共识,但对于纪律处分措施是否应具体针对“逃离车站的处罚”存在不同意见。

教育界代表普遍认为,这将向社会发出一个明确的信号,有助于消除教师的担忧,解决学校因家长压力而“不敢管理”的困境。"有必要将诸如站立和慢跑等纪律措施写入法律."根据Nanfang.com的上述报告,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委员、广东省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郭杰认为,只有将这些措施写入法律,这些措施才能真正付诸实施和有效。

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委员、广东省人大侨务委员会副主任陈朱彝不赞成对学生罚款。“站在全班面前可能会给他的人生成长投下阴影。我们应该充分评估惩罚造成的心理和名誉损害。”陈朱彝说道。

一些代表还建议,应该为"逃离车站的惩罚"制定一个标准,以避免成为"体罚"。在实施过程中,教师应充分评价学生的个性和心理,并在学生被罚款后对其进行进一步的教育和指导。例如,处罚时间不应太长,处罚距离不应太长,处罚也不应在恶劣天气下进行;在惩罚之前,应该事先知道孩子的身体和精神状况。在这个前提下,如果孩子在惩罚期间发生事故,老师应该免除责任。

湖北大学教育学研究所副教授兼副院长李周目对该报表示,很难掌握处罚的方法和措施。教师惩戒权的行使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一门教育艺术,这就要求教师具有较高的教育质量,尤其是在实施惩戒时,教师可以放松、灵活、注重后果

专家:具体的纪律措施可以由学校决定。

据Nanfang.com介绍,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委员、广东省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和卫生委员会主席何李娟认为,“立法限制太多,不能照顾各种情况”,没有必要在法律法规中规定具体的处罚方法。教师获得纪律处分权后,学校可以决定采取哪些纪律措施。

"适当惩罚学生是教师的基本权利."9月26日,中国教育科学院研究员朱赵辉告诉澎湃新闻,广东省在条例中明确界定了教师的“惩戒权”,但“细则”在一定程度上也是“限制”,减少了教师行使惩戒权的“独立空间”。

全国人大代表、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周宏宇在今年3月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有必要在法律上澄清什么是教育的惩戒权,它的界限,什么是教育纪律的内容或形式,什么不属于教育纪律的范畴,这样教育的惩戒权就不能过度。

关于如何防止教育惩罚的偏差,朱赵辉认为,在教师教育惩罚的过程中应该建立一个“申诉程序”。当学生或家长对纪律措施有意见时,他们可以提出投诉。“受理投诉的机关是什么?首先,应该是学生所在的学校,包括学校所在的教育局,即行政部门。通过上诉复议,纪律偏见将得到有效避免。”楚赵辉说道。

楚赵辉认为,避免偏差的另一个方法是,每个学校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在国家教师纪律条例的基础上,确定自己的“实施计划”。国家或省级法规并不适用于每个学龄群体或学校。幼儿园、小学和中学的情况大不相同,不同年龄的儿童容易出错和受到侵犯。

“换句话说,每所学校都应该让老师和学生制定出适合其实际情况的规则。这一规则应当透明、公开,并为每一位教师和学生所知,然后教育和惩罚的权利应当在这一规则下实现。”朱赵辉强调,在制定规则时可以听取学生的建议,基于这些建议的纪律处分更有利于学生的成长和“自律意识”的培养。“这要求教师具备‘教育智慧’。否则,依靠“纪律”教育人就是“粗鲁的教育”,这不是好的教育。”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三分快三投注 快乐生肖app


上一篇:徐均朔在台上不停放电,刘岩也放飞了自我,谁更厉害?
下一篇:非洲猪瘟百年,为何只有中国搞出了疫苗